◈ 第6章

第7章

被發現後,公主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娘不僅沒有指責弟弟,反而怪我沒有攔着公主教訓弟弟。

好像不管如何,弟弟都是被維護我的一方,而我是個冤大頭。

「哥哥?你怎麼對爹娘說話呢?我知道你嫉妒我娶了公主,但你怎麼能這麼下作!勾引公主!」

弟弟轉頭還想對公主茶言茶語,公主頗有些不耐煩地甩開了他的手,轉身走了。

「都別吵了,煩死了。」

12

爹娘是看着我離開公主府的,恨不得時時刻刻盯着我,怕我破壞了公主的姻緣。

他們絲毫不知道,我完全不想跟這個女人有絲毫的牽扯,避之不及。

她的重生,打亂了我的計劃。

按理說,上一世她對我沒有絲毫的感情,只把我當做消遣的玩具。

重來一世,她心裏的那位也應該是那位才對。

打聽來的消息,公主之前是去的很頻繁的,但賜婚後,她似乎突然轉變了心思,去的次數越發少了。

這段時間,她頻繁地往沈家跑,都是來找我的,只不過我稱病,爹娘處處防着,她才沒有什麼機會。

不管她犯了什麼病,既然重來一次,我絕不會再讓她毀了我的人生,我必須加快我的計划了。

京城裡一座花樓悄然出現,驚才艷絕的花魁娘子名動京城,而這座花樓以清雅獨到的服務打響了名聲,很快吸引了不少達官貴人前去造訪。

弟弟迎娶了公主之後,日子過得並不順心,九公主這樣的人,對於自己討厭的東西向來不會手軟的。

13

弟弟回來的時候,雖然穿着很華貴,但是精神並不好,他努力地昂着頭,但眼圈烏黑,看着就很蔫。

但今天遠近的親戚,鄰里親朋都在這,婚事公主沒有出現,弟弟已經被狠狠地嘲笑了一通,這次,他勢必要博回一次臉面的。

他在我的面前努力地維持着體面,揮手讓幾個小廝抬上了幾個箱子。

裏面放着的,都是些珍奇古玩,爹娘的眼睛都亮了,愛不釋手得不敢相信。

「這些,都是給我們的嗎?」

「當然了,我和公主恩愛有加,這些都是公主賞賜的。」

「太好了,那天看公主的樣子,我還以為她不滿意這門婚事,如今看你們夫妻和睦,我就放心了。」

「娘,你放心,公主現在愛我愛得死去活來的,我們好得很。」

他說這話的時候,意有所指地看着我。

其他的親戚朋友也都滿臉羨慕,恭維着他。

「如今表弟當了駙馬,果然通身氣派都不一樣了,還是有福之人啊。」

「這麼多好東西,我見都沒見過。果然還是皇家不一樣啊。」

「要我說,還是表弟有福氣,同胞兄弟,你哥哥還是白丁,可你是皇親了。」

弟弟很是受用,隨手打開箱子,讓他們隨便拿。

我沒說話,只瞥着他遮得嚴嚴實實的衣領,還有袖口。

「聽聞公主有孕,真是恭喜弟弟了,很快就要當爹了。」

14

弟弟的臉色一僵,不善地瞪着我,而爹娘還不明情況,高興壞了。

「真的嗎?公主有孕了?你怎麼沒跟我們說?這是天大的喜事啊,我們沈家有後。娘這回跟你一起回公主府,見見孫子。」

弟弟笑得很勉強,這頂綠帽子誰戴着能舒服呢?

爹娘越興奮,他就越難堪,還得僵着臉應對其他的賓客,心裏有多難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算了,你別折騰了,公主有太醫照料。我也得早點回去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