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別急着走啊。」娘扯了一下他的袖子,弟弟疼得皺了一下眉頭。

「哎呀,弟弟,你的手臂上怎麼那麼多傷?」

爹娘一聽,立即就撲過來,掀起他的袖子查看。

他的手臂上青青紫紫的,遍布着各種各樣的傷痕。

弟弟急忙遮住,朝爹娘使眼色。

爹娘不說話了,等其他賓客全走了之後才問起來。

九公主手上磋磨人的功夫是尋常人比不得的,她知道如何讓人痛不欲生,那種細細密密的疼痛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但痛苦卻是令人生不如死的。

看弟弟的傷痕,九公主真是一點沒手下留情,才剛剛新婚,竟然就已經把人折磨成這樣了。

「我的兒啊,你這是怎麼回事啊。」

娘的眼淚一下子湧出來,可給她心疼壞了。

15

「就算她是公主,也不能這麼囂張跋扈啊,你可是她的夫君啊,夫為妻綱,她怎麼能做出這麼大逆不道的事情!走,娘去給你撐腰。」

「得了吧,娘,她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

「那皇上呢,我們人微言輕她不聽,皇上的話她總不會也不聽吧?我們去找皇上,讓他教訓教訓自己的好女兒。」

「我們連皇上面都見不着,怎麼告狀。」

「哎呀,那可怎麼辦啊,我的兒,這公主簡直不是人,她怎麼能這麼打你呢。娘去找她理論,她若是不知悔改,那我們就去和離。」

「不能和離。我好不容易成為駙馬,和離了我不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們家被人家笑掉大牙的。公主只是被慣壞了,脾氣差些,我遲早會改變她的。」

他居然還沒死心,妄想改變九公主,我都有些佩服他了。

背着爹娘,他私下裡單找到了我。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九公主是這樣的人,才把她讓給我?」

弟弟氣悶,抬頭幽怨地看着我。

「你說什麼?弟弟,當初可是你先做的選擇,和我有什麼關係?」

「可是上一世明明……」

「什麼?弟弟,你不會被氣糊塗了吧,說什麼胡話?我怎麼聽不懂?」

弟弟欲言又止,不甘地捶着牆:「你別想看我笑話,我告訴你,我就是比你強。」

「那是當然,弟弟你是天選貴人,當朝駙馬,誰有你的福氣。」

「哼。」弟弟冷哼一聲:「那公主為什麼惦記着你?你有什麼瞞着我?」

「我實在不知。不過,前陣子我去水榭喝酒的時候,似乎聽人議論,公主跟青龍寺有故事。弟弟,你要是想和公主修復好關係,不妨去打探一二。」

16

我那聽話的弟弟果然去青龍寺打探了消息,當他得知了公主不可告人的秘密後,果然兩眼放光,又憤怒又激動地趕回了公主府。

「太好了,她這麼大的把柄落到我的手上,我看她還怎麼對我趾高氣揚。」

我看着弟弟大搖大擺地進了公主府,可沒多久,我就隱隱聽到了廂房傳來的慘叫聲。

他很快被堵住了嘴,只能傳出零星破碎的嗚咽聲。

弟弟還是太天真了,怎麼會以為只要他捏着這麼點把柄,公主就會轉變態度,對他言聽計從。

狠毒如斯,任何威脅到她的人,都只會被她除掉罷了。

趁着夜色,我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被拖着出來,扔到了廂房裡,隨即又把門鎖住了。

弟弟臉上都是血污,在地上爬了半天都沒起來,我這才注意到他的手腳都已經血肉模糊。

而他一張嘴,那鮮紅的空洞洞的,還流出黏稠的血液,讓我脊背一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