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蟬鳴蛙叫,夜色昏暗之中,樹梢的影子隨着風輕輕搖晃。

林安背靠在硃紅色的門框前,聽着身後隱蔽的聲響,緊繃著的身子一點點鬆懈下來。

要說,這萬歲爺都好幾日沒來過後宮了。朝中政務繁忙,萬歲爺一忙起來也沒什麼心思。

剛他伺候洗漱的時候就察覺到的萬歲爺心思淡了下來,他心裏來回琢磨了兩圈,正要叫人傳龍攆,卻是沒想到……

裡頭的動靜漸漸大了起來,林安隔着門都察覺不同以往。他搖頭讚歎沈婉儀可當真兒是好手段,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讓萬歲爺重新有了興緻。

嘴裏連嘖兩聲,指着門口的奴才吩咐:「都離遠點兒。」

奴才們不敢靠近,自然是離的越遠越好。

林安獨自靠在朱紅雕花的門框後,抬頭看着頭頂的月色心中再一次默默感嘆。

這沈婉儀當真兒是有本事的。

林安口中一口一個沈婉儀,卻是不知此時他眼中如今正承受皇恩的沈婉儀如今卻是縮在那四方格後,面色慘白的蹲坐在矮凳上。

屋內不大,只在床榻之後設了一道暗門的。只是為了萬無一失,剛將沈芙送上床榻,沈清如就躲進了後面。

這處是她特意讓人做的,肉眼看似尋常的柜子裡頭卻是大有乾坤。

至少足夠容下她的身影。

萬歲爺素來喜凈,行事前後總要沐浴。她只需在這兒等着,等待會兒完事,萬歲爺去洗漱的那段時間再將沈芙弄下來。

自己再李代桃僵的頂替上去,這件事便能萬無一失。

空間狹小,連着燭火都不敢點,巴掌大的小地方只是在後頭支了透氣的窗。

細碎的聲響連着門外都聽得見,隔着一扇薄薄的木板,沈清如又如何聽不見?

她單手撐在紫檀木的長桌上,指尖早已捏變了形。屋子裡那聲響怎麼止都止不住,沈清如聽的渾身顫抖。

逢春見狀不忍,悄悄伸出手想要去堵住她的耳朵。

只是才剛伸出去,沈清如便伸手揮開。她抬起頭,面色灰白。

漆黑的夜裡,那雙玲瓏剔透的雙眼下分明溢出的全都是淚。

逢春看着自己被打紅的掌心,再看着自家小主那痛不欲生的臉,心中百轉千回只得放手。

如今小主心中只怕是難受至極。

萬歲爺分明來的是她屋裡,今夜本該侍寢的人也應當是她。可如今卻只能縮在這兒巴掌大角落裡,親耳聽着萬歲爺是如何疼愛旁人的……

這對任何一個女子來說,都足夠殘忍。

暑日燥熱,支開的縫隙里哪怕是有了一絲風,也被那熱氣給蒸散了。

沈清如身上穿着同樣的寢衣已經溢的渾身薄汗。

雙眼已經熬的通紅,忽而一陣聲響泄出,像是有什麼東西滾下床榻。

沈清如心中仿若被什麼揪住,猛然站了起來,身後逢春急忙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

「小主。」逢春壓低聲音,嚇得面色泛白。她搖頭示意沈清如不要動。

蚊蟲大小的聲音飛速道:「萬歲爺還在呢。」

似是回應她的聲音,驚呼聲緩緩響起。

皎月紗的簾帳後,沈芙疲倦的俯身在帝王的肩頭,汗水打**長發黏在臉頰上,遮蓋住臉頰的紅暈。

她微微喘了口氣,疲倦的幾乎伸不起手。

萬歲爺肩寬腰闊,體型修長,又是之前在軍營中呆過多年,身量與常人相比要高上不少。

沈芙上輩子伺候他時就覺得困難,足足小半年之後才算是好上些許。

此時她這個時候她的身子才將將及笄,承受的自然比起當時更要辛苦多時。

沈芙想到剛剛的動靜,剋制不住的抖了抖。

懷中的人還忍不住微微輕顫,簫煜原本熄滅的心思猶如那荒草上的野火,騰的一下又燃燒起來。

喉結滾了滾,他睜開眼眸,伸手摟住掌心下的腰肢,將人往自己的懷中用力一拉。

沈芙躲閃不及,跌跌撞撞的又撞到萬歲爺的懷中。

掌心抵在胸膛上,察覺到掌心處的溫度,沈芙嚇的心中收緊。

她此時已經雙手雙腳都再發軟了,若是再來一回,那怕是要散架。

「萬……萬歲爺……」沈芙的聲音帶着輕微的顫因,手指伸出去將帝王的身子給擋住了。

柔弱無骨的手落在他的肩上,沈芙不敢用力,輕輕的將人外推:「不……不成。」

簫煜長眉一揚,本附身的動作跟着聽了下來。

他撩起眼眸,藉著昏暗的燭火,一眼便瞧處女子倒在他懷中見猶憐的可人摸樣。

心中那股不耐瞬間就消退了,他也不惱,開口時喉嚨里還發出低低的笑:「如何不成?」

後宮妃嬪那麼多,但還從未有人對他說過這樣的話來。

這種感覺既是新奇,又另他覺得詫異,卻又沒有絲毫的不悅。

沈芙疲憊不堪,蜷縮的指尖都沒了力道。只伸手放在帝王臉上的手卻不敢放開:「我……」

她知曉這個時候她是應當自稱嬪妾的,她如今是沈清如面對着帝王她只是個聽話懂事得妃子。

只是沈芙不想。

指尖落在帝王的臉上,沈芙靠的更近了些,巴掌大的臉上委屈至極,小聲的道:「我累了。」

眼前這人畢竟是帝王,沈芙害怕了多年,一朝一夕如何能夠改變?

她咽了咽口水,說完之後漁又伸出手勾了勾帝王的指尖:「萬歲爺讓休息休息……」

女子嬌媚的嗓音清靈悅耳,就連落在掌心處的手也是柔弱無骨。

簫煜寬大的掌心被她拽入手掌之間。他低頭看了她一眼,藉著朦朧的燭光,看見她身上的那些痕迹。

扶住腰間的手就這麼放了下來。

滾燙的掌心一落下,沈芙就鬆了口氣。她知曉萬歲爺這是放過自己的意思了。

那雙手放心般的立即鬆懈下來。

沈芙疲倦的睜不開眼,下頜在帝王的肩頭蹭了蹭放心的沉沉睡去。

懷中的女子柔弱嬌怯,簫煜剛要撤身,就聽見懷中傳來的呼吸聲。

「沈婉儀?」

皎月紗的帘子有些厚重,哪怕是燭光垂進來,也只瞧見朦朧一片。

只是女子附身靠在他肩頭上,睡的正沉。簫煜想到她剛剛喊累的話,原本落上去的手到底還是放輕了些。

鈴聲剛響了兩下,屋外合眼的林安猛然睜開眼睛。

今晚萬歲爺興緻不高?

他一邊琢磨着,趕忙讓人將浴桶抬進去。

林安進了內殿,剛要開口,簫煜就披着外袍下來了。

他趕忙上前,彎着腰喊道:「萬歲爺……」

話音才剛出口,頭頂就一道目光看了過來。簫煜單手披着外袍,目光往身後床榻上看了一眼,低聲兒道:「禁言。」

林安瞬間瞪大了雙眼,目光在那床榻上接連撇了好幾眼,這才手忙腳亂的跟在萬歲爺身側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