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這……」沈清如緩緩從軟榻上站了起來。

她那張臉生得好,柔弱無辜時就楚楚惹人憐惜,此時哪怕是面帶震驚,也是漂亮得令人眼前一亮。

「萬歲爺真的來了?」那瞪大的雙眼中,恰到好處的露出幾分驚訝。

小太監跪在地上已經高興得語無倫次:「萬歲爺的龍輦已經過了重陽門,馬上就要到長秋宮了。」

後宮嬪妃不少,長秋宮又離得遠,沈清如雖小有恩寵,卻一直不盛。

前兩日瓊州華夜宴萬歲爺已經來過一回,如今這才隔了幾日人又來了,這怎麼不令人驚喜?

「奴才們聽到消息後便立即趕了過來,小主快些收拾收拾,準備前去接駕吧。」小太監站起身,滿是期待地看向沈清如。

後者卻是轉過頭,目光直直的往沈芙那兒看去:「可……」

她那張臉生得美,柳葉眉微皺着,一張臉顯得我見猶憐:「可是……妹妹這可如何是好?」

沈清如那滿是擔憂的眼神就這麼看了過來。

室內燭火微晃,沈芙清清楚楚的看見她臉上閃過的那些神色,幾分擔憂,幾分驚喜,餘下的看向她時滿滿都是關懷。

哪怕是知曉沈清如不是好玩意兒,心中早就有了準備,可親眼看到後,心中卻還是感嘆自嘆不如。

沈清如這一番表演可謂是爐火純青,完完全全看不出她心中掩藏的那些小心思。

若不是她重活一世,無論如何也猜想不到這樣個表面上嬌怯溫和的人,背地裡卻有那麼多腌臢手段。

「阿芙……」沈清如見她沒反應,掐緊手心,看向沈芙的目光帶上了打探。

沈芙連忙回神。

她仰着頭來,巴掌大的臉上恰到好處地浮出幾分無措。怯生生的看了過去:「那……長姐,我留在這兒是不是不好?」

沈芙才便剛及笄,生的又是姿容絕色,眼眸微微一顫,就美得驚心動魄。

她知曉沈清如現在想聽什麼,順着她的話道:「萬歲爺若是瞧見了我,怕是要誤會。」

萬歲爺晚上過來必然是招沈清如侍寢的,她一個臣女既無理由也無名分,大半夜地留在這兒,傳出去必然會對名聲有損。

沈清如心中深深地吸了口氣。

萬歲爺今日過來,本就是在她的預料之中。只是,帝王能過來,但卻不能親眼看見沈芙。

沈芙本就生得如此貌美,萬歲爺只要一見到,必然會生出心思。

她要的是帝王被沈芙的身子勾引,要她甘願當她的替代,而並非讓沈芙踩着自己登上榮寵之位。

「你身為秀女,如今還未參加殿選。」沈清如鬆了口氣,慶幸沈芙識趣兒。

她要說出口的話早早就已經想清楚了。

「入宮至今還未見過萬歲爺,但今日這樣的情況,必然是不合適的。」沈芙到底是尚在閨中,再加上馬上就要選秀。

此時又是晚上,這個時候萬歲爺一過來,若是瞧見她在這,時機必然不對。

沈清如知道,沈芙自然也是知曉。

難怪沈清如要找她來用晚膳,只怕是早就計算到了這一步。這人的心思縝密,只怕是滴水不漏。

「我……」沈芙決定跟着沈清如演下去,她眼睛瞬間瞪得通紅,盈盈目光往門口看了眼。

這才巴巴的衝著沈清如問道:「長姐……」

沈芙年歲小,她一裝作受驚,眼圈兒也跟着紅了,嬌怯怯的樣子恨不得讓人將她抱在懷中輕柔憐惜。

「要不……要不我即刻就出去吧。」沈芙說完便立即往外走,沈清如在身後可謂是嚇了一跳。

立即伸出手,一把將她給拽住了。

「萬歲爺此時就在門口,你若是過去了,只怕是當真兒要撞上!」沈清如眉心緊擰着,死死的看着沈芙。

當真兒是不知道她是真傻,還是裝傻。

若是真的出去被萬歲爺看見,今日她做出的一切,豈不是成了泡影?!

「那……那我。」沈芙本就是故意嚇她,見她臉色都要白了,心裏暗暗覺得好笑。

「那我該躲到哪裡去呢?」

她邊說身子邊微微顫抖,含着水霧的眼睛朦朧一片,像是山間的麋鹿。

沈清如深深地吸了口氣, 這才抓着沈芙的手往裡間走去。

雕花紅漆的架子床後,絳紅色的紗簾影影綽綽,沈清如親自拉着她往床榻後面走,握住沈芙的手細細地囑咐道:

「委屈妹妹了,你就在這兒等上一會兒。」

沈芙看着四周隱蔽的紗簾,再看着前方一臉認真的沈清如。

心中瞬間就明白了沈清如存的什麼心思。

將她藏在這裡,待會兒等萬歲爺一來,只怕還是會想法子將她送到床榻上。

心中的思緒來回翻滾……沈芙捏緊手心,到底還是沒有往外沖。

上回的事只怕是瞞不住,她知曉只要自己還在宮中,怕是早晚都躲不過這一劫。

「姐姐?」沈芙仰着頭看向沈清如。

她想到她今晚必然有動作,但沒想到會如此地迫不及待。沈芙心中冷笑,面上卻恰到好處地露出幾分害怕:「我……我當真兒要躲在這處?」

眼眸微微顫抖,嬌小的身子躲在那小小一點兒的四方格旁,顫巍巍的:「待會兒萬歲爺若是留宿……我……我該如何是好?」

要的就是你在這兒。

沈清如掐緊手心,隨後又放開:「萬歲爺快來了,此時出去只怕是要被發現。」

她伸手將沈芙的身子往下按得更隱蔽些,這才示意旁邊的逢春:「待會兒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出來。」

沈芙被迫縮回去,頭頂的簾帳落下來,將她遮得嚴嚴實實。

她心中就算是猜測到了沈清如想做什麼,可依舊還是覺得荒唐。

沈清如的這個膽子,是不是太大了些?到底是因為什麼,這麼鍥而不捨要自己當她的替身。

圍床外,沈清如確定沈芙的的確確已經躲藏嚴實後,這才徹底鬆了口氣。

屋外的動靜已經大了起來,萬歲爺應當已經快到了門口。

她低頭整理了一番身上的衣裙,這才扶着逢春的手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