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夜色微涼,朦朧的月色之下,長秋宮門口燈火通明。

沈清如帶着宮人們站在偏殿門口,她今日穿了件薄紗裙,站在屋檐之下,一陣清風吹來,檐鈴微晃,飄揚的裙擺勾勒出曼妙的身段來。

簫煜一下龍輦便瞧見這一幕。

面上雖不動聲色,但眼眸中的神色已經緩和了幾分。

「嬪妾叩見萬歲爺,萬歲爺吉祥。」沈清如瞧見帝王,立即屈膝行禮。

她身段高,纖細又好看,低頭行禮的時候腰肢挺得筆直的,唯獨露出一段頸脖,白皙又好看。

簫煜走至她面前,低頭仔仔細細欣賞了一番,這才伸出手扶着沈清如起身:「愛妃無需多禮。」

這幾日政務繁忙好幾日未曾合眼,疲倦至極便想到了前幾日,瓊州華夜宴那荒唐的一晚。

之前他對沈婉儀倒是淡了心思,差點兒忘了還有眼前的人。可那日的滋味卻像是刻在腦中,無論如何都忘不了。

如今瞧見沈清如在門口候着,簫煜輕笑了笑,握住沈清如的手捏了捏:「外面這麼大的風,愛妃何必要在外面候着。」

掌心被帝王包裹在手心裏,沈清如面色微紅,側臉浮出一抹嬌羞:「萬歲爺一來,嬪妾自然是想第一個瞧見萬歲爺。」

她聲音好聽,人又生得柔美,此時低頭之時面上恰到好處地浮出一抹羞澀。

的確是美得令人移不開眼。

簫煜想到那日,天青色的簾帳後那一截雪白如藕斷的肌膚。目光沉了沉,牽着她的手便往裡走去。

「愛妃辛苦了。」

身後,林安等人瞧見後皆嚇了一跳。

萬歲爺雖看似溫和體貼,實則不然。能讓萬歲爺牽着進屋的,整個後宮實則沒幾個。

林安跟在身後,目光往沈清如身上瞥了一眼,心中暗暗咋舌:

估摸着這沈婉儀日後又要受寵一段時日了。

沈清如牽着萬歲爺的手,一臉嬌羞地往屋內走去。

裡屋間,奴才們已經將茶水布置好了。奴才們正在撤晚膳,簫煜一邊握着沈清如的往軟榻上坐下,一邊隨後問道:「倒是朕來的不是,打擾了愛妃用晚膳。」

沈清如伺候萬歲爺寬了衣,明黃色的龍袍一解開,露出裏面的玄色的常服來。

簫煜在乾清宮中看摺子看了一整日, 早就疲憊不堪,如今衣袍一解自是覺得清爽許多。

他讚賞地往沈清如那兒看了眼,沈婉儀入宮五年,一向都體貼入微。

近來他雖來得少了,但沈婉儀的態度依舊還是與以往一樣,不管如何,這份細膩就與旁人不同。

沈清如正半跪下身子替帝王褪去長靴,聽到帝王的話仰起頭:「嬪妾才剛開始,萬歲爺就來了,怎麼能不說是巧。」

「再說與其自己用膳,嬪妾自然是想着與萬歲爺一起的。」

她這話說得漂亮,面上帶着笑意,卻又無半點兒諂媚,是極為討帝王歡心的。

果然,簫煜的眼眸柔和了下來。他低頭看了沈清如一眼,隨後彎下腰。

粗糲的指腹落在她的臉頰上:「這段時日是朕冷落你了。」

沈婉儀剛入宮時他是寵愛了一段時日的,她到底生得好,哪怕是美人如雲的後宮裡,也有一席之地。

只是美人美矣,卻缺少了幾分新意,何況溫柔多情的美人在這後宮裡並不缺。

漸漸地,宮中的新人一多,沈婉儀自然就被他拋之腦後了。

原都要忘了眼前這位,倒是前幾日那一晚似是與之前不同,讓他魂牽夢縈了多日。

帝王的掌心在臉頰上細細撫摸着,指腹一用力立落在她的唇瓣上,用力往下按了按。

殷紅的唇瓣嬌艷欲滴,掌心一用力唇瓣立即就下陷,沈清如面上瞬間浮出一絲羞紅。她撩起水靈靈的眼眸看了帝王一眼,隨後作勢要躲開。

「別動!」帝王沙啞的嗓音開口,放在臉頰上的手往下,寬大的掌心一把往下握住了她的手。

掌心用力,猛然將她拉入懷中。

「萬歲爺。」沈清如瞪大眼睛,略帶嬌羞地看了帝王一眼,掌心落在帝王的衣袍上,漸漸收緊。

簫煜瞬間就想到那日拽住他衣袍的手,掌心落在他的袖子上,細膩得猶如羊脂白玉。

他眼眸沉了沉,放在她腰間的手又收緊了幾分。

沈清如察覺到萬歲爺身上的滾燙,身子瞬間軟和下來,一臉嬌羞地歪倒在帝王懷中:「萬歲爺……」

林安等人在一旁候着,瞧見這一幕後眼皮子一跳,趕忙揮手讓屋內的奴才們跟着出門。

硃紅色的大門一關,室內就只餘下兩人。

沈清如許久未曾侍寢,心中說不慌張自是騙人的,可最怕的是屋內除了她之外,還有別人。

她將臉埋在萬歲爺的胸前,餘光忍不住地往裡屋那兒瞥了眼。

上回是她失策,這才讓沈芙躲了過去。今日只要能順利將沈芙送上龍榻,此後必然會為她所用。

圍床後,沈芙渾身浮出一絲燥熱。

她伸手拉了拉領口,知曉沈清如應當是給她下了葯。她悄悄挪了挪身子,將發燙的臉頰貼在床沿邊。

剛鬆了一口氣,卻聽見腳步聲漸漸地靠近。

帝王的腳步聲沉穩有力,懷中應當還是將沈清如抱着的,腳步聲與往日里相比沉穩了許多。

上輩子,沈芙被陛下抱在懷中可謂是多回,甚至於聽着那腳步聲都覺得熟悉。

只是之前她被帝王抱在懷中的那位,而沈清如在一旁偷聽着。

如今倒是兩人的身份成了對調……

腳步聲逐漸地靠近,沈芙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簫煜將懷中的人放在床榻上,沈清如察覺到帝王的動靜,心中微微掙扎幾下還是伸出手將人推開:「萬歲爺。」

帝王寵愛或許重要,但此時她需要的並非這個。

沈清如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小腹,想到背後隱藏的人,指尖用力掐了掐。

「萬歲爺,嬪妾還未洗漱。」沈清如雙手稍稍用了點力,臉頰上浮出一道薄雲。

「您容許嬪妾去換件衣裳。」她身上那件薄紗裙微微凌亂,雪白的肌膚從薄裙上透出,帶着一絲緋紅。

美人半求半撒嬌地看着自己,簫煜自然也並非鐵石心腸,漆黑的眼眸往她那兒看了眼,捏了捏她的掌心:「早去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