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沈清如嬌羞動人地往帝王那兒看了眼,等從床榻上起身時面上的笑意才一點點淡開。

冰冷的目光落在床沿後,掐緊掌心到底還是走了出去。

丈青色的絨毯上,鎏金的麒麟香爐中香霧裊裊,室內漸漸地泛起一陣軟香。

簾帳後,簫煜拉了拉領口,指腹在眉心處輕按了按。

從心口處升起一陣煩躁來。

他掀開眼帘往前看了眼,雖從不認為自己急色,但自打沈婉儀一走他的確是渾身不舒坦。

圍床後,沈芙同樣渾身燥熱不安。

也不知沈清如到底是下的什麼葯,攪得她渾身都可謂難受至極。

她俯身趴在雕着紅漆的小塌上,微微喘了口氣。因着帝王就在身側,沈芙連着呼吸都不敢太大。

那素裙的領口已經被她拉了下來,細膩白皙的頸脖紅暈一寸寸浮起。

香汗溢出,粘濕的裙擺勾勒出姣好的身段。沈芙知曉自己如今的情況,今晚必定會躲不掉了。

沈芙躲不掉,她也不想躲。

她心中清楚,沈清如不會放棄。就算是她逃走,下個月選秀同樣會入宮。

與其到時候被檢查出來不是處子之身,惹得沈家上下大禍臨頭。倒是不如從了沈清如的願,將她送上龍床。

沈芙悄悄地吐出一口氣,側了側臉將發燙的臉又換了另一邊。

熱臉貼在冰涼的木板上,這才覺得緩和許多。

逢春悄悄掀開帘子就瞧見沈芙趴在小榻上,這副嬌弱如春的柔弱模樣。

雙眼迷離,臉頰微紅,嬌嫩的像是剛行過一場春事……

「呸」逢春心裏罵了一聲,悄悄兒罵了句狐媚子。

想到萬歲爺就在身側,她也不敢做甚。把那四方格的簾帳掀開,悄悄拉起沈芙往後走去。

沈芙閉着眼睛裝作神志不清,跟着逢春的手腳步蹣跚地往後走。

她知曉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只是閉着眼睛當做不知,順從的跟着進了屋。

圍帳之後設了一道隱門。

逢春扶着懷中的人往裡走,伸手在那隱蔽的櫃門上一推,輕輕的一道聲響,狹小的空間內卻是別有一番天地。

屋內,沈清如看向逢春,再看着她懷中不省人事的沈芙,悄悄地鬆了一口氣。

嫉妒的目光毫不掩飾地往她臉上看了幾眼,這才壓低聲音兒問道:「萬歲爺呢?」

「小主放心,那葯下得足。」兩處只隔出一道門板,屋內有什麼聲音稍稍一大便可聽得見。

「陛下眼看着也中了葯,必然不會察覺出來的 。」

上好的春歸子,稍稍一點兒就足以燃情。最絕的是,這葯只需燃上便能讓人察覺不出來。

神志恍惚,只記得當下快活。至於枕邊人是誰,自然也不會記得太過清楚。

「看看那日到底是不是她。」她指着沈芙的臉。

瓊州夜宴她分明布置得天衣無縫,若非如此她今日也無需費那麼大的功夫。

那春歸子可是前朝秘葯,廢了她不少心思才弄來的。若不是讓沈芙逃過一劫,今日也無需費那麼大的功夫。

逢春輕輕地將沈芙扶入浴桶之中,衣裙一沾上水,便黏在身上顯得那身段玲瓏有致。

水霧繚繞,逢春卻漸漸有些臉熱。她一邊羨慕地看向浴桶中,一邊伸手粗魯地將沈芙的衣裙脫了下來。

羅裙飄滴在水面上,身段在花瓣中若隱若現。

原本塗上膏藥的地方漸漸地化開,露出裡頭原本的膚色來。

瑩白似雪,殷紅的花瓣之下,如玉般的肌膚美得令人窒息,可卻怎麼也掩蓋不住那身上青青點點的吻痕。

沈清如心中哪怕是有了準備,可看到那曖昧不堪的痕迹,心中還是鬆了口氣。

「洗簌好……」深深吸了口氣,沈清如盯着浴桶中那絕美的身段。

燭火之下,那巴掌大的臉嬌媚動人。她側臉對着銅鏡,兩人的臉足足相似六七分。

沈清如掐緊手心,她知曉自己這招瞞天過海不一定成功,可事到如此由不得她後悔。

掐緊的掌心溢出一絲血,沈清如才猛然放開,顫抖着開口:「洗簌好送到床塌上。」

*****

裡間,蕭煜洗簌完回了床塌上。

洗簌之後,渾身那股焦熱感淡了許多,本升起的心思漸漸地淡了下來。

上回那股特殊感還在,倒是今日來後卻是覺得沈婉儀與往日里並無什麼不同。

他搖頭正笑,伸手剛掀開簾帳卻一下子愣住。

天青色的簾帳掀開,裡頭已經躺了人。

沈芙躺在床塌上,臉頰燒得通紅。出去之前沈清如不知道給她餵了什麼,才剛躺着沒一會兒就感覺渾身發熱。

掀開的簾帳內透來一陣清涼,沈芙艱難地掀開眼眸往上看去。目光再對上帝王那魁梧高大的身軀後,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哆嗦。

這是她內心深處下意識的反應。

帝王十三歲登基,在位十餘年。手段可謂是雷厲風行,性格更是令人捉摸不透。

沈芙雖伺候過他,卻也猜測不出他的喜惡。那三年來戰戰兢兢的,唯獨只在床塌上敢放肆幾分。

如今她渾身難受異常,嗓音干啞。目光再對上帝王之時,下意識地便紅了眼圈:「萬歲爺……」

女子的聲音嬌媚可人,比起剛剛更多了幾分軟糯。

蕭煜本揉着眉心的手放了下來,長眸掀開往床塌上看去。

女子穿着皎月紗的羅裙,卻蓋不住身上較好的身段。她似是有些難受,巴掌大的臉上暈的緋紅,含着水霧的眼眸可憐巴巴的看向他。

見他不動,那水霧朦朧的眼眸里浮出一絲委屈,又衝著他伸出手來:「萬歲爺……」

那隻手瑩白如玉,纖纖十指嫩得猶如蔥段一般,虛弱無力的落在被褥上,猶如那日拽着他不肯放開的可憐模樣。

蕭煜眼眸瞬間暗沉如墨,喉嚨里溢出一絲輕笑,摩挲着玉扳指的手放了下來。

他傾身進入床塌,天青色的簾帳一合上,那隻柔弱無骨的手立即攀上他的頸脖。

沈芙的指尖落在帝王的脖子上,巴掌大的臉乖順的搭在他肩頭。

紅唇送了上去,嬌媚勾人的喊道:「萬歲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