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墜追第1章 思華年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2章 生病在線免費閱讀

虐攻 追夫火葬場 病弱

可能對受控不太友好,接受不了可以先跑路

第一次寫原創,輕點罵(我先磕一個)

無任何醫理,全部胡編亂造 6k+

成熟沉默年上攻 X 傲嬌風流小狗受

余辭 X 宋弦

「怎麼,宋大少爺,還不捨得讓我們見見余哥啊?」

宋弦仰頭喝完一杯酒

「行,今天我就把你們余哥叫來,讓你們見見」

宋弦在身上摸了好一會兒才找到手機,解鎖之後又想了想才把電話打出去

「阿弦,有什麼事情嗎?」

電話接起來的那麼快是宋弦沒想到的,他以為宋弦還在飛機上,所以才打的電話

「給你發個地址,你來一下,我介紹我朋友給你認識」

余辭一時間沒有答話,宋弦耐心也不多,原本就沒想着能打通電話,幾杯酒下肚更顯得有些煩躁

「你要是不來就…」

「那你發給我吧,我現在去」

余辭是想拒絕的,出差的一周時間裏幾乎每天都在喝酒應酬,正經吃飯的次數屈指可數,雖然有些不舒服,但想着是老毛病了,也就沒當回事兒

變故就發生在剛上飛機沒多久,胃像在宣洩這些天的不滿一樣,吞一口口水都好像用鈍刀片反覆凌遲,一下一下的刺激着余辭不斷的用力喘氣和咳嗽,直到咳出來一點點血

余辭知道大概是胃出血了,還好量不多,以前也不是沒發生過這種狀況,下飛機之後去醫院看一看就好

剛坐上的士,宋弦就打來電話說介紹朋友

想要拒絕,但是又下意識的答應,面對小男友的要求,他一向是有求必應的

余辭一進酒吧就看到宋弦坐在卡座上,細長的手指拿着酒杯,抬手一飲而盡,一滴酒順着嘴角、喉嚨、脖頸滑下來,襯的宋弦那樣的漂亮和高貴

余辭忽然在想,宋弦會不會後悔與他結婚的決定,結婚是不是禁錮了宋弦享受這些美好事物的自由

宋弦早就看到余辭了,余辭在店外停車的時候就看到了

外面一直在淅淅瀝瀝的下雨,不是很大,霧蒙蒙的雨落在余辭的大衣上,憑添了一抹朦朧感,宋弦在心裏嘀咕,明明後備箱有雨傘為什麼不撐起來一把

他總是覺得余辭是老古板,穿的古板,做事古板,說話古板,各方面都很古板

可能是今天見了太多想貼過來的歪瓜裂棗,再仔細一看穿着大衣和三件套的余辭真的很好看

宋弦還在發愣,余辭就走過來了,笑着向他的朋友打招呼握手

莫名其妙的煩躁感又上來了,他見過余辭很多樣子,這樣的余辭他沒見過

不像與其他老總談生意那樣嚴肅和謹慎,不像和宋弦平常說話那樣話里話外透着討好和妥協的意味

與朋友打招呼的余辭帶着他這個年齡段獨有的味道,儒雅隨和,進退自如,還有些長輩看向晚輩慈愛

坐在宋弦身邊的朋友小聲的和宋弦說:「還是你小子眼光好」

宋弦沒回答,目光落在余辭身上,隨後推給余辭一杯酒

余辭沒說什麼,絲毫不顧及即將撐不下去的胃

「第一次見阿弦的朋友,出差剛回來有些匆忙,沒給大家帶什麼禮物,這杯就當我賠罪」

說完就仰頭喝下去

見效很快,胃再一次不爭氣的疼了起來,比在飛機上還要嚴重,那裡像是被人打了無數拳,余辭真的很想躺在地上,拿個酒瓶死死抵住胃,讓它聽話一點,別在這時候搗亂

「余哥客氣,我們就是開玩笑,想着沒見過余哥,不知道你才下飛機,是我們沒考慮好」

朋友看余辭和宋弦兩人一句交流也沒有,想着打圓場,努力找補找補

「沒事,我很少參加過這樣的場合,也是來見識見識…」

「喝多了,有點頭疼,走吧」

宋弦催促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氣氛更加尷尬

「好,那就走吧」

余辭撐着桌子站起來,差點沒站穩倒下去

還好旁邊的一個人速度快,拽住了余辭

「不好意思,剛下飛機有點頭暈,沒站穩」

「余哥客氣了」

「還走不走啊?」

宋弦說完沒等余辭,大步走出了酒吧,自然也沒看到沒了燈光照耀下余辭慘白的臉色

「阿弦!」

余辭沒力氣快步走過去了,只能加大音量喊住不知道為什麼生氣的宋弦

突然加大的音量沒比快步走過去好多少,只會讓他吸入更多的冷空氣,現在不僅僅是胃難受,胸口那塊也開始泛起密密麻麻像針扎一樣的痛

「怎麼了?」

宋弦停下等着余辭走過來,這才注意到他慘白的臉,毫無血色的嘴唇,頭上好像還有冷汗

「我剛才叫了代駕,咱倆都喝酒了,不能開車」

「你不舒服嗎?」

余辭沒想到他會這麼問,下意識的想挺起腰表示沒事,不經意間的牽動到快要破碎的胃,又把腰微微彎下去一點

「沒事,有點胃疼,回家吃點葯就好」

宋弦聽他這樣說,也沒多想,剛巧代駕也來了,不舒服的話題也就沒繼續說下去

坐在車上的余辭更不舒服,汽油味好像放大了無數倍,一個勁的往鼻子裏面鑽,他不想在這時候停車在路邊吐出來,不然顯得多沒有本事一樣,一杯酒就吐太損害形象了

胃好像比剛才更疼了,余辭縮在座椅的一角,用大衣擋住手,死死的抵住胃部,想着這樣能緩解一下疼痛,可是並沒有,胃還是很痛,痛的余辭想要呼出聲來

偷偷的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宋弦,正閉目養神

余辭想想還是算了,還是別發出奇怪的聲音了,免得跟惹人生氣

到家之後,兩人還是沒說什麼話,各自進了各自的卧室,對啊,兩人結婚半年了,卻還是井水不犯河水

進卧室之前余辭問宋弦要不要喝一杯牛奶,比較容易入睡,宋弦沒回答就關上了卧室門

余辭只當他是在耍小孩子脾氣

可能今天在他朋友面前有些丟人吧,也是,怎麼會不丟人,剛下飛機,什麼都沒來得及收拾,頭髮亂糟糟的一團,衣服上也有褶皺,回房間照照鏡子,臉色難看的更是別提

余辭在心裏默默念叨,看來以後還是少去他們年輕人的聚會吧,省的讓人不開心

吃過葯之後,疼痛也沒有緩解多少,嘔吐的衝動的慾望越發強烈,反胃感快要把人折磨瘋了

余辭拖鞋都沒來得及穿就衝進了廁所,像是要把身體里的器官也吐出來一樣,最後也沒吐出來什麼,吐出來的只有剛喝下去的那杯酒夾雜着幾綹鮮紅的血液

也不管地板上有水沒水,余辭已經沒力氣站起來走出廁所了,只能在冰涼的地板上坐下,刺激的胃又是一陣抽痛

過了大概十分鐘,疼痛終於消下去了一點點,余辭踉踉蹌蹌的走到床邊,把整個身子都埋進被子里,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睡了過去還是疼暈了過去

按照往常余辭起床會比宋弦要早一點,因為他要準備好兩人的早餐

今天宋弦洗漱都已經完成了也沒見余辭從房間里出來,又想到昨天余辭那麼難看的臉色,不免有些擔心,剛準備敲門,房間門就開了

「抱歉,有些起晚了,早餐大概是來不及準備了,我剛才點了外賣,應該還有5分鐘送到」

余辭費勁全身力氣才說完這段話,一時間竟然有些缺氧,眼前發黑

「你看起來狀態很不好」

「可能是時差沒倒過來,我今天不去公司,早餐到了你吃吧,我回去接着睡了」

「哦」

宋弦是想在家的,畢竟昨天是他把人拽過去喝酒,如果不是那杯就可能他也不會難受成這樣

剛想拿出手機和助理說一聲今天不去了,助理就把電話打過來了

「宋總,合同出了點問題,可能需要您過來看一下」

「直接發給我,我今天有其他的事,不去公司了」

「宋總」

助理突然壓低聲音,像是匆匆忙忙跑出去一樣

「您還是過來一趟吧,其他的幾位董事要見您,這次合同出問題,幾位董事…」

宋弦氣的要發瘋,恨不得把手機捏碎

那幾位董事平時就喜歡挑刺,不出錯的時候還好等着簽好合同分錢,出錯了就出來陰陽怪氣,冷嘲熱諷

「知道了,我馬上去」

余辭剛關上門就走不動了,整個身體背靠着門滑下去,自然也就聽到了宋弦和助理的對話

聽到關門的聲音,確定宋弦走了之後,余辭才費勁的起來,看時間還充足,宋弦應該可以應付一會兒,決定先去一趟醫院再去宋弦公司看看

經過一天晚上的折磨,明明很容易的動作,此時卻顯得格外的艱難,余辭摸索半天才站起來,勉強收拾好才出門

車大概是開不成了,他可不想半路疼痛難忍出車禍死在路邊,於是就叫了代駕

代駕一見到余辭差點沒嚇一跳,臉色難看的已經不能用簡單的慘才來形容了

「先生…您沒事吧」

余辭哪裡還有力氣說話,只能擺擺手,表示沒事

代駕也挺有眼力見,趕忙把余辭扶上車,着急忙慌的去醫院,路上還在安慰余辭,說馬上就到醫院了,再堅持堅持

代駕越安慰余辭,余辭越難受,胸口和胃的疼痛好像轉移到了心臟那裡,抽痛的讓人喘不過來氣,頭上好像被人用塑料袋捂住一樣,無論怎麼大口吸氣都會讓窒息感更加強烈

真可笑啊,余辭縮在後車座想,一個不認識的代駕都能擔心自己,宋弦從昨天到現在就只有兩句話

嘴硬的後果原來這樣痛苦,可他早就知道了,從與宋弦認識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他總想着宋弦還小,還年輕,有些事能忍忍就過去了,可能是因為今天格外的難受,他不想再忍下去了,他也想像個小孩子一樣撒潑打滾,也想讓人抱在懷裡安慰,真的很想

代駕開車很快,沒過多久就到了醫院,余辭沒讓代駕扶,別人就是來開個車,沒必要太麻煩人

「先生,我陪您進去吧,您看起來…」

余辭搖搖頭,表示不用

代駕實在是想不明白看起來挺有錢的人,都病成這樣了,怎麼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余辭等了好一會兒才掛上號,終於聽到播音念到自己的名字,手機就響起來

一看是宋弦打來的,余辭儘力穩住自己的呼吸,接通了電話

「怎麼了?阿弦」

「你能來公司一趟嗎?這個合同有些問題,我實在是…」

宋弦沒繼續說下去,余辭也明白,大概是又被幾位董事為難了

又是差一步,昨天差一步,今天也是差一步

余辭狠狠地捅了幾下胃,只希望一會兒去公司的時候它能別那麼痛

代駕還在門口等新的訂單

「去這個地方」

代駕沒見過那麼不要命的人,都這樣了還想着去上班?

「先生,您還是先去醫院吧,您…」

「去這個地方,麻煩您扶我一下,我實在是沒力氣…」

到公司樓下的時候,余辭原以為宋弦會在樓下等他,可是,樓下沒有人,就像那麼多年一樣,從來沒有等過他

余辭沒推開門直接進辦公室,而是在門外聽了一會兒,果然和心裏想的一模一樣,幾位董事圍着宋弦嘰嘰喳喳吵個不停,非要要個說法

「宋總,要我說,您還是歇息幾天吧,您看,原來余助理管理公司的時候就沒出現過這種低級的錯誤」

「就是啊,這種錯誤,也就是你們年輕人才會犯…」

余辭整整衣服和有些凌亂的頭髮,推門進去,笑容就好像是粘貼上去的,很得體

「阿弦才管理公司沒多久,自然是有一些錯處,正是因為這樣才需要幾位董事坐鎮幫着阿弦」

「余助說的倒是輕巧,這損失怎麼算?」

按照往常,余辭早就在腦中構思好一段說法了,可是今天疼痛擊敗理智佔據上風,大腦實在是運轉不過來

「我父親原來待你們不薄,你們…」

宋弦沒說完,就被余辭輕輕碰了一下閉上了嘴

「損失自然是要算,但是這份合同我也看了,是由幾位共同簽字蓋章,在明知道有問題的情況下簽字,我倒是想問問幾位是什麼意思?還是想着老宋總不在了,不想幹了,敲詐一筆就想離開?」

余辭聲音有些發顫,但是這已經是他儘力穩住之後的聲音了

「如果幾位是這樣的想法,損失我可以單方面賠償給各位,各位也可以放心的另謀高就」

幾位董事沒想着把事情鬧得那麼難看,一看余辭冷了臉,宋弦在旁邊又不說話,又開始笑嘻嘻的打圓場

「余助說的那裡的話。我們也是看小宋總剛管理公司沒幾個月,想着鍛煉鍛煉小宋總,那點小損失我們也不在乎」

余辭一聽就知道這幾隻老狐狸全是沒招了,標準的笑容又重新掛在臉上,拍拍宋弦的肩膀

「看,幾位董事還是很照顧阿弦的」

宋弦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向幾位董事表示感謝

客套一番之後,幾位董事就走了

余辭鬆了一口氣,放下一直戳在胃部的拳頭,還沒緩過來就直接跪在地上

「余辭!」

「咳咳!咳!」

一大口血從余辭嘴裏吐出來,宋弦趕忙過去抱着余辭,幫着他順氣

效果不大

「好疼…阿弦…我好疼」

「不疼了,我們現在就去醫院,馬上就不疼了,再堅持一下,哥,你再堅持一下」

又聽到那個熟悉的稱呼了,挺好的,哪怕是醒不過來也挺好的

宋弦坐在手術室外,無數的記憶湧現到混亂的大腦中

剛才醫生說,看記錄昨天和今天余辭都挂號了,可是都沒有去

他當然沒有去,因為昨天去了酒吧,今天去了公司

宋弦低頭看袖口那處還有血跡,這是他哥的血,是他最喜歡哥哥的血

余辭原本是老宋總的助理,能力好,人也長的好,老宋總就想着把家裡的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臭小子嫁給余辭

剛巧,宋弦那時也是喜歡余辭的

余辭自然是當寶貝一樣哄着供着這位小祖宗,並不是因為他是老闆的兒子,而是因為喜歡

他早就喜歡宋弦了,費儘力氣當上老宋總的助理,自然就是為了離宋弦近一點

剛結婚的時候兩人相處的很好,真的像新婚的小夫妻一樣

可是是什麼時候宋弦晚上不再按時回家,面對余辭的問話也是煩的不得了,後來又提出來分房,明知道余辭不舒服,卻還是仗着余辭的對自己的放縱一次次的麻煩他,對他的痛苦視而不見

手術進行的很快,余辭出來後就被推進了病房

宋弦這兩天見過太多不一樣的余辭了,可是這樣脆弱的余辭他不想看見

余辭靜靜的躺在病床上像是完全陷進了床里

他太瘦了,手指的骨節清晰可見,臉也有些凹陷

宋弦一時間不知道能不能觸碰,只能輕輕的勾勾手指,試圖讓余辭醒過來看一眼

太陽快落山的時候,余辭終於醒過來

一睜眼,早該想到的,身邊不會有人的,怎麼會在睜開眼睛時期待宋弦在床邊呢?

余辭想掙扎着坐起來喝水,嗓子太疼了。好像吞了刀片一樣,他想喝水把刀片咽下去,好像這樣就能不疼

「哥!你別亂動」

宋弦剛進門就看到余辭想要坐起來,嚇得冷汗都出來了

「我就是想喝口水」

「我給你倒,你別亂動,當心扯到傷口」

「宋弦,我們離婚吧」

「啪」

水杯像是兩個人的感情一樣,脆弱,根本經不起任何的摔打就碎了

「哥」

宋弦一向是能說會道的,現在卻卡殼

「哥,你…別離開我…是我不對…我沒注意到你…」

「沒注意到嗎?你注意到了吧」

就好像遮羞布被突然扯下去一樣,讓宋弦無處可躲,無處可避

「哥,是我不好,我…我不應該不和你說話,我不應該故意冷落你,是我不對…你別…別走,我就只有你了」

余辭聽到這樣的話,只覺得諷刺,小孩感情來得快去的也快,他知道剛結婚的時候兩人是真心相愛的,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小孩沒了耐心,失去了對於婚姻的興趣

「對啊,我以前也覺得我就只有你了,覺得你年齡還小,我縱着你,慣着你,覺得那樣就是對你好,可是昨天我去酒吧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是我錯了,婚姻好像是枷鎖,禁錮了你享受美好事物自由,所以,宋弦,我們分開吧」

宋弦從來沒想過要離婚,他也沒想過先提出離婚的是余辭

「哥…別離婚,求你了」

余辭最是見不得宋弦這個樣子,這個樣子的宋弦總會讓人心軟

「宋弦,看到地上的杯子了嗎?」

余辭有些累了

「碎了就是碎了,拼不回來了」

「我能拼回來,我能拼回來」

宋弦像是瘋了一樣跪在地上拼那個碎杯子,碎片刺入手心的感覺很不好,但是比起余辭要離開的痛苦遠遠比不上

余辭還是看不得宋弦這樣,他看到血從宋弦手上流下來的時候,忽然想到那個午後,小小的宋弦站在自己前面,拿着小木棍指着那幾個欺負人的小孩

「你們才是沒人要的小孩,你爸媽沒教過你們不能亂說話嗎!」

終究還是心軟了

「別拼了,起來吧」

「不行,拼不好,哥就走了,哥不要我了」

「我想喝熱牛奶」

驢唇不對馬嘴的對話,宋弦瞬間就明白了那是什麼意思

「哥…」

「阿弦,再買一個杯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