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clarknational.com/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墜追 墜追第3章 【原創】纏在線免費閱讀_寧瑞小說
◈ 墜追第2章 生病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3章 【原創】纏在線免費閱讀

虐攻 童年創傷 後期手臂受傷 抑鬱

可憐畫家攻 X 沉穩總裁受 6k+

溫塘 X 江寧 年下

醫理無 狗血有 輕點噴

溫塘從簽售會回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偷偷摸摸的打開門,一看江寧的拖鞋還在玄關,猛地鬆了一口氣,要不然面對江寧的問話,他還真不知道怎麼矇混過關

今天是溫塘的第一次簽售會,一切都按照簽售會的流程正常進行

就在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人提了一罐紅油漆,朝着新書就開始潑,大概感覺不夠,轉向溫塘把剩下的油漆潑在了他身上

好好的簽售會最後以這樣的結局收場,鬧事的人被抓進警局,問其原因竟然是覺得溫塘的漫畫抄襲了另一位作者的作品,他是另一位作者的粉絲,藉著「打抱不平」的名義來鬧事

溫塘盯着那個人看了一會兒,聽完這個荒唐的原因只覺得好笑,還有可悲

漫畫主人公的原型明明就是溫塘本人,他去哪裡抄襲啊,那麼破爛的人生竟然還會有人爭着搶着要

溫塘搖搖頭沒說什麼,他現在只想趕快找個酒店把身上的紅油漆洗乾淨,回去太晚他沒法向江寧解釋

有幾處地方油漆已經干在皮膚上了,即便洗掉了,還是有顏色留在上面

等到洗好澡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溫塘頭髮都來不及吹乾就往家裡跑,發現家裡沒人才鬆一口氣,沒人歸沒人,失落還是有的

江寧昨天答應溫塘一定會去簽售會,他說,小男朋友的第一次簽售會怎麼能不去捧場呢

可是又轉念一樣,還好沒來,不然那麼狼狽的樣子被江寧看到就不好了

「怎麼不進去啊?站門口乾什麼」

江寧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站在溫塘的後面,突然一說話,把溫塘嚇一跳

「哥…你怎麼才回來啊?」

「還說我,你不也是才回…」

江寧話沒說完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今天是溫塘的簽售會,昨天還說好一定會去,今天一忙就忘了

「抱歉啊,塘塘,今天太忙了,簽售會我忘記去了,一切還順利嗎?是不是有很多粉絲圍着我的大漫畫家啊」

溫塘真的很想說不順利,被人潑了油漆,粉絲都嚇壞了,不知道下一次還會不會來,重要的是,哥也沒來

「挺好的,一切都很順利,哥工作忙我明白的」

懂事和善解人意一向是溫塘的代名詞,江寧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溫塘,也沒覺得話裏面有什麼不對,只抱着溫塘說,下次一定會去,翹班也會去的

睡覺的時候溫塘才感覺到有些不舒服,總想咳嗽,胸也悶的不得了,溫塘只當是頭髮沒吹乾跑出來可能有些感冒了,也沒太在意

「塘塘,你胳膊這裡怎麼紅了一塊,摔着了?」

溫塘趕忙抽回摟着江寧的胳膊,捂住那塊,是油漆留下的痕迹

「今天去現場有個粉絲差點摔倒,我扶了一下,那個粉絲手勁有點大,可能是握紅了」

溫塘原本就不太舒服,說話的時候眼淚汪汪,還張牙舞爪的描述當時的情形,特意加重「有點」這兩個字,適當的「賣慘」,他不讓江寧多想,不想讓江寧知道今天簽售會的慘狀,主辦方已經把事情壓下來了,人員也都簽了協議,應該不會傳出去,只要沒人說,江寧就不會知道

江寧眸色暗了暗,這種一眼就能看破的拙劣演技,在江寧這裡卻格外好使,但也僅限於溫塘好使

「哎呦,都怪哥今天沒去,小狗都受傷了,還疼不疼?哥給你吹吹」

江寧說著就去拉溫塘的胳膊,順便想仔細看看

小狗是想把胳膊伸過去讓哥哥好好看看,可是如果這樣的代價是讓哥哥心疼和自責,那小狗是不願意的,小狗不想看到哥哥難受

「不疼了,哥,趕快睡吧,你都工作一天了」

「真沒事啊?」

「沒事的,快睡吧,哥」

大概是真的累了,江寧躺下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躺在另一邊的溫塘卻沒有睡着,一絲睡意都沒有,胸悶的喘氣都費勁,整個人就像是溺進海水裡,他迫切的想要拉住點什麼,於是,翻身摟了住江寧

腦袋貼在愛人的胸膛那處,靜靜的聽着江寧有力的心跳聲,心跳聲蓋過了耳邊的海浪聲,溫塘感覺得救了

「總算有一個人不會不要我了」

天還沒亮溫塘就醒了,一半是因為難受一半是記掛着今天江寧要出差,整個晚上沒怎麼睡,一坐起來更是頭昏腦脹的,吞了好幾口口水才壓下去想要嘔吐的衝動

用涼水洗把臉,溫塘感覺清醒了不少,可是心裏的那股噁心勁還是沒下去,反而越來越強烈

不管了,溫塘想着應該就是昨天晚上沒吹乾頭髮跑回來有點感冒或者發燒了,沒什麼大問題,他現在只想趕快把早餐做好,然後送江寧去機場

時間耽誤的有點久,溫塘出來的時候發現早餐已經端上桌了

「哥,你怎麼起來那麼早,你再睡一會兒吧,剩下的我做」

江寧把手裡的盤子往桌子上用力一放

「溫塘,你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嗎?」

溫塘感覺胸那裡越來越悶,嗓子癢的受不了,想咳嗽卻又不敢咳嗽,他不確定江寧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

「沒有,哥,我怎麼會有事情瞞着你呢」

「溫塘!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有沒有事情瞞着我!」

「哥…」

江寧最受不了溫塘這樣,無論出什麼事情,溫塘都是習慣性的瞞下來,閉上嘴,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是他還沒給足溫塘安全感嗎?還是溫塘根本就沒想過要和他共度餘生過完後半輩子,所以覺得沒必要告訴他

「是不是真當我不知道你胳膊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覺得主辦方把消息都封鎖了,我就查不到!還是你覺得這種事情沒有必要告訴我,還是說我江寧沒資格知道!」

溫塘沒見過江寧發那麼大的火,下意識的想要討好,手指顫顫巍巍的拽着江寧的衣角,卻被江寧生氣地甩開

溫塘心裏止不住的害怕,是被討厭了嗎?看來又要被拋棄了

不行,他不能被拋棄,不能沒有江寧,他可以解釋清楚的,江寧當然有資格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江寧有資格

「哥,我…」

電話鈴聲不合時宜的響起,江寧一看是秘書的電話,不用想也知道是讓他趕快去機場,江寧不想去,家裡的事情沒解決完,他哪裡都不想去

江寧剛掛斷,秘書就又打過來

「江總,您到機場了嗎?」

「我派其他人去,這次我不去了」

秘書一聽這話,瞬間就急了,談了將近三多月的單子,說不去就不去了,這讓對方怎麼想,更何況違約金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江總,這單子談了三個月,好不容易談成的,這時候派其他人去…」

江寧抬眼看着溫塘,低着頭,攥着睡衣的一角,可憐巴巴的,人誰見了都心疼

心疼歸心疼,他也是真的拿溫塘沒辦法,簡直就是「死性不改」,索性這次就治治

「行,我知道了,我現在去」

江寧掛電話之後一句話也沒說,拿着行李箱隨便塞幾件衣服就走

「哥,你別生氣,我錯了,我真的…我不是故意要瞞着你,我是怕…怕你…」

溫塘害怕極了,他太害怕被人拋棄了,那種滋味兒太難受了

「怕什麼?怕我擔心?怕我覺得你累贅?怕我覺得你拿麻煩?怕我也像你父母一樣拋棄你?」

江寧深吸一口氣又吐出來,他知道溫塘以往的經歷,他明白溫塘為什麼會這樣害怕,他更清楚溫塘的戰戰兢兢和小心翼翼

可是,兩人已經處了四年了

四年了

江寧覺得他就算是養一隻流浪的小貓小狗也該學會信任他了,也該學會亮出肚皮了,也該學會撒嬌討饒了,可是溫塘還是學不會

「溫塘,你真的很知道該怎麼扎我的心」

溫塘有些聽不清兩江寧在說些什麼,耳朵耳鳴的特別嚴重,好像有人在耳邊費很大勁吹哨子,聲音在腦子裡怎麼也沒法消失

雖然聽不清,但溫塘從江寧的表情里讀出來兩個字

失望

「哥,我錯了…我別不要我…我改,我一定改」

溫塘感覺腦袋越來越沉,呼吸比剛才還要費勁,脖子那裡好像有一雙手被死死的掐住,那種窒息感越來越強烈

即便已經快要站不住了,他還是想要向江寧解釋,想要說點什麼,說點什麼留下江寧

不,是讓江寧留下他

「溫塘,你好好想想吧,我們都冷靜幾天」

江寧說完這句話就走了,大門關閉的瞬間,溫塘耳朵突然就聽清了

聽清了房子里重重的喘氣聲,止不住的咳嗽聲,水燒開的咕嘟聲,水缸里的魚撥弄水聲,就是沒有江寧的聲音

江寧摔門出去之後,一坐上車就後悔了,明明都看出來溫塘不舒服了,怎麼還能就這樣出來,想出聲讓司機拐回去,轉念一想,不行,不能每次都是這樣

上次溫塘從樓梯摔下來,摔的小腿骨頭都斷了,為了不讓江寧擔心,騙江寧說是去外地學習,江寧想着學藝術自然要見見世面,外出學習很正常,也就沒多想,直到在街上遇見江寧的編輯,編輯說,沒有外出學習這回事

這可把江寧氣的,見到溫塘之後差點沒把他另一條腿捶的骨折

明明上次都說好了,出什麼事情都不能瞞着,果然沒出兩個月,這個承諾就失去了它的作用

這次也是,胳膊、脖子還有耳朵後面都紅了,還睜着眼睛說瞎話什麼讀者手勁兒大,凈tm的扯犢子,江寧越想越氣,狠狠地踹了座椅一腳,前面開車的司機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所以,這次他必須讓溫塘好好長長記性,長記性歸長記性,他家小狗的身體可不能出問題,趕忙給醫生打電話,讓醫生過去

「這幾天你就在那裡住着,好好看着他,身體各方面都檢查檢查,有什麼情況馬上告訴我,別聽他的」

「好的,江先生」

醫生一進家門就看到已經暈倒在地上的溫塘,心裏碎碎念,我就是上輩子欠這兩個人的,三天兩頭的給我出難題

做了檢查之後,感覺情況不太對,這可不像是普通的發燒,倒像是接觸什麼有機溶劑之後出現的病狀

醫生還想抽血做進一步檢查,溫塘就醒過來了

「別動,抽血還沒結束」

溫塘不管抽血結沒結束,掙扎着坐起來,拽着醫生問

「是…是哥,讓你來的嗎?」

「是的,江先生讓我來照顧您」

溫塘心裏有一絲開心,這是不是說明哥還是喜歡他的

「麻煩了」

抽血之後,醫生給溫塘掛上水之後就出去了

吊瓶里的葯大概有催眠藥效,溫塘沒過一會兒就睡過去了

他又回到了那個「家」

溫塘父母離婚很早,大概在溫塘一歲多的時候就離婚了

溫塘父親為了錢又娶了一個,但是溫塘還小,記不住事情,家裡的人也都沒告訴他這不是他的親生母親

溫塘也就把她當做親生母親,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只覺得母親對他不太好,好像不太喜歡他,可能母親都是這樣的吧

溫塘不舒服的時候總是會哭鬧,哭鬧之後,依舊沒人管,「母親」還會向父親告狀說溫塘不聽話,不服管教

久而久之,父親也開始不喜歡溫塘,溫塘也學會了閉嘴,所有事情都選擇閉嘴,只有這樣才不會招人煩,才會討人喜歡,更何況夫妻二人又有了孩子,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夫妻二人都很喜歡那個女孩,覺得女孩聰明伶俐

可是溫塘不喜歡,那個女孩總是欺負弟弟,弟弟是這個家裡唯一對他好的人,是唯一會在他自殘睡過去的時候給他手腕貼創可貼的人

溫塘以為日子湊合湊合也能過,可是好景不長,父親和這位母親又離婚了

在父親和「母親」的爭吵當中溫塘明白了,原來「母親」不喜歡他是有原因的啊,因為溫塘不是她親生的

「母親」帶走了那個女孩,把弟弟留下來了這讓溫塘高興了好久,但是也心疼了弟弟好久,弟弟也沒有媽媽了

父親沒過多久又娶了一個,並且不知道什麼時候與那個女人有了一個小男孩

父親虛情假意的來問溫塘的意見,溫塘還能怎麼回答呢,只能笑着說好,父親摸着溫塘的頭頂誇溫塘懂事,是個好孩子

第三位母親表面待溫塘和弟弟很好,但是私下的時候是另一副面孔,新來的弟弟也不是一位善茬

這些溫塘都知道,可是溫塘不能說,說了父親也不會信,並且現在他還要護着他唯一的弟弟

溫塘把所有的不公平,所有的虛情假意都忍下來

可是老天爺總是和溫塘作對

溫塘又發燒了,縮在被子里顫抖的床都在跟着晃動

「哥哥,我把我的被子也給你,你別冷了,小橋害怕」

「不怕,橋橋,哥哥一會兒就好了,哥哥睡一覺就好了」

「好,那我拍着哥哥睡,哥哥睡醒了陪我玩」

「好,橋橋真乖」

溫塘再醒過來的時候,是被一巴掌打醒的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父親站在床前,哭着喊着為什麼死的不是溫塘

「死的為什麼不是你!小橋還那麼小,你讓他出去給你買葯!」

溫塘不知道是怎麼走到醫院的,他弟弟還那麼小,太平間那麼冷,他怎麼承受的住啊

溫塘發瘋似的喊着讓溫橋起來,他幻想着溫橋會像往常裝睡,他一叫,溫橋就會掀開被子沖他做鬼臉

可是這次沒有,他的弟弟,唯一對他好的人,死在了為自己偷偷買葯的路上

溫塘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枕頭哭**一大片,嘴裏還念念着橋橋

看看手機,江寧一條信息都沒有,一通電話都沒打過

溫塘試着給江寧發信息,也都沒有回復

「看來是真的把哥惹生氣了」

溫塘抱着最後一絲希望,給江寧打了電話

響了很久才接通

「哥,我錯了,你別生氣了」

江寧久久的沒有回話,像是在思考什麼問題

「溫塘,我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你了,可能這樣的情況已經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生無數次了,我都不知道,總算上次我知道了,你是怎麼說的?你說你再也不會了,說你錯了,可是這次呢?你還是選擇瞞着我,不告訴我,我像一個局外人一樣,想知道你的事情還要派人去查?」

江寧說完這一大段話,感覺好累,更多的是生氣,氣憤的領帶鬆開扔在另一邊,想想是溫塘買的又走過去撿回來

「你覺得那是小事,不用告訴我,是嗎?那是不是以後我被人潑油漆,我死在路邊也不用告訴你啊?」

「哥,你別亂說話…」

「溫塘,你就是慫,我知道你有陰影,我知道你害怕,你的所有顧慮我都知道,我都理解,可是溫塘,你也要理解理解我啊」

江寧沒等溫塘說話就把電話掛了,乾脆就趁着這兩天兩人都冷靜冷靜吧

溫塘掛斷電話之後,更加慌亂了,心裏只有一個念頭「哥不要我了」

壞念頭一旦從腦子裏面出來,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他把全身都縮在被子里,不停的念着江寧和溫橋

「哥,橋橋,我錯了…我不應該生病,我錯了,別不要我,我真的錯了…」

越說越快,越說越快,心悸狀況越來越嚴重,溫塘感覺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心臟那裡好像被人揪住又放下,突然又按住,迫使它停止跳動

胃裡像是有一把刀子,來迴旋轉,直到把胃戳的千瘡百孔,跑到廁所把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

可實際上也沒吐出來什麼,只是乾嘔,吐出來一些水,胃裡的氣體反流,刺激的鼻子也很難受

醫生聽到動靜後,打開門就看到溫塘坐在廁所地上,臉色白的都已經不能用難看來形容了,嘴唇也是毫無血色,耳朵白的下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見

「溫先生!溫先生!您醒醒!」

溫塘聽到有人叫他,可是那個聲音不是江寧的,也不是溫橋的,他不想醒過來,他想就這樣睡過去

溫塘再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了

外面的陽光很好,比遇到江寧的那一天還要好,他想出去轉轉,去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轉轉

溫塘拖着走路都費勁的身子,趁着醫生不注意偷跑了出去

可能是太久沒有去過了,連那個地方在拆遷都不知道

溫塘就站在樹下看着建築物一點一點的被拆回毀,就好像他和江寧的感情一樣,也在土崩瓦解

他眨眨眼睛好像看到了溫橋,一股力量推着溫塘走向逐漸坍塌的建築物下,好像是溫橋在前面等他,讓他過去陪他玩

「橋橋,你先別走,哥哥來了」

溫塘剛走到那裡,一塊拆下來的天花板就落下來,剛好砸在了溫塘身上

江寧接到醫生電話的時候,感覺世界都靜止了兩秒

緊趕慢趕總算在當天回來了

一進病房,就看到被各種儀器插滿全身的小狗

江寧很想摸摸他的小狗,可是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哪裡下手,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好地方

「塘塘,你真的是…很知道該…怎麼扎我的心」

醫生告訴江寧,溫塘的右手手臂算是廢了,因為前兩天接觸過長時間的油漆,引發了化學性氣管炎,而且還有些中度抑鬱,已經出現軀體化癥狀了

一大堆病症羅列下來,壓的江寧喘不過來氣

就兩天,就兩天沒見,就這樣了

不對,不是兩天沒見,是溫塘已經這樣很久了,抑鬱症大概從很久之前就有了

江寧朝着臉狠狠地打了一巴掌,怎麼就沒發現呢?小狗都快要碎了,怎麼就沒發現呢?

如果可以的話,江寧真的很想穿越回去給那個時候的自己來幾巴掌,在電話里埋怨溫塘不理解他,他怎麼能說出來這種話,還冷靜冷靜,冷靜什麼啊?溫塘那時候需要的是炙熱的擁抱

他對溫塘好嗎?一點都不好,好個屁,人都快被他折磨沒了,江寧是越想越氣,在床邊一把一把的扯頭髮

「哥…別扯了…別扯了,你…又該…覺得不好看了」

江寧沒想到溫塘會醒的那麼快,他還沒想好怎麼面對溫塘,怎麼告訴他,他的右手手臂廢了,不能畫畫了,他才辦了一次簽售會,才出版了一本漫畫,以後怎麼辦啊

「疼嗎?塘塘」

江寧說著哭着,比溫塘哭的還慘

「不疼…哥,你別哭啊…我最見不得…你哭」

江寧真的很想給溫塘一個擁抱,他想把溫塘抱在懷裡告訴他會永遠愛他,到死都會愛他

「哥不對,是哥錯了,我知道你不舒服還出差,我知道你有心理陰影還怪你不理解我,我知道你想要溫橋,我知道,我都知道…」

溫塘是想要溫橋的,差一點就能見到溫橋了

可是溫橋剛才在夢裡說,哥哥,去找江寧哥哥吧

「哥,別哭了,是我自己非要去那個地方的,不怪你」

「你知道你右手…」

「我知道,哥,我以後不能畫畫了」

溫塘很平靜,平靜得不像話,越是這樣,江寧越是害怕,他情願溫塘大哭一場或者是大鬧一場,總比現在沒什麼反應要好

「溫塘,你現在有我,沒人會覺得你麻煩,沒人會覺得你累贅,你可以生病,你生病我會照顧你,我會一直陪着你,直到死我都會陪着你」

江寧眼裡的光把看的溫塘有些晃神,原來他也可以被人堅定的選擇,不是被人隨意丟棄的物品,也有了生病的權利

「哥,我可以哭嗎?」

「可以」

江寧輕輕的勾勾溫塘的小手指

看,這不是還有可以觸碰的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