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墜追第4章 【原創】偷在線免費閱讀

墜追第4章 【原創】偷在線免費閱讀(2)

勢好讓呼吸順暢一點,可是現在的狀況並不允許他這樣做,稍微動動手指都感覺快要暈過去,身體上的痛苦,讓柯景越發不安和急躁,意識逐漸向發散,眼前的人越來越模糊

文辛沒想到柯景這次竟然病成這樣,眼見柯景靠着牆滑下去,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破布娃娃,呼吸不暢使得嘴角的口水溢出,手臂和小腿上的疤痕觸目驚心,如果可以的話,文辛真的很想穿越回半年前,甩給那時候的自己一巴掌

「小景!小景!你別睡,你看着我!」

文辛原本是想抱着柯景出來找醫生的,但是又害怕哪個姿勢不對,進一步造成傷害,就跑出去喊醫生

可是柯景似乎是誤會了,他只看到文辛着急忙慌的跑了出去

「哥…你回來…回來啊」

柯景討厭看到文辛的背影,上次說分手從家裡離開的時候留給他的只有背影,這次也是,哪怕是快要死了,他哥留給他的也還是只有背影

他知道這半年來他進了六次監獄,文辛心裏估計早就厭煩到不行了,可是他沒辦法啊,他控制不住想要偷東西的想法,明明有錢,可是看到東西之後首先冒出來的想法不是買下來,而是總是想趁別人不注意偷偷拿走,偷走之後躲到沒人的地方把懷裡的東西拿出來細細查看,可是看的沒一分鐘就喪失了興趣,愧疚,不安,焦躁各種痛苦的情緒鋪天蓋地的襲來,逐漸淹沒本就在海底的柯景

偷竊癖並不是一天形成的,柯景從小就有,他爸爸媽媽在外人看那是十分般配的,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可是柯景知道他都是假象,父親出軌之後,母親並沒有多麼傷心,沒過多久就選擇了同樣的方式來報復父親,這就導致了文辛無人過問,隨他自生自滅

有一天柯景突然發現有一種方法可以換取父母的關注,第一次偷東西的時候是五歲,那時候他還不知道那種行為叫偷東西,他只知道這樣做,能讓父母回家,他可以看到日思夜想的爸爸媽媽,哪怕是挨一頓打或者是挨一頓罵

一次兩次,柯景的父母還回來應付應付,次數多了,他們似乎也就放棄了這個兒子,可是,柯景的偷竊癖卻改不掉了,心理問題越來越嚴重,甚至還出現了自殘行為,直到遇到了雨天為他撐傘的文辛,在文辛的關懷下,他才知道,原來除了偷東西能獲得關心,愛情也可以獲得關心

但是最後文辛也走了,柯景心裏的偷竊小火苗又重新復蘇,導致他進了六次監獄

這次發病太嚴重了,簡單的救治已經不能解決問題了,在監護室里躺了一個星期才轉移到普通病房

轉移到普通病房後文辛才能進去看他,在監護室的時候,文辛只能透過一個小窗口看到柯景,那時候的直觀感受並不強烈,可現在那人就躺在眼下,臉頰凹陷的越來越明顯,顴骨格外的突出,消瘦的胳膊襯的傷疤越發猙獰

就半年,就半年而已,就只是半年而已,怎麼就這樣了

「咚咚」

醫生的敲門聲打斷了文辛的思考和自我埋怨,表示還是有些事情要再次交代一下

「病人情況比較特殊,過敏源比較多,我想您也知道,平時的飲食要格外注意,要是下次再出現這種情況,真的不一定能救回來了」

文辛又把過敏源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他知道柯景容易過敏,但是沒想到那麼多食物,柯景將近一半以上都過敏

想到這裡文辛心裏更難受了,苦水快要蔓延到胸口了,這一大堆東西柯景明明都過敏還陪他吃,吃的還不止一次,他竟然都沒在意過,他以前可真是一位「稱職」的戀人啊

在普通病房已經躺了三天了,醫生說按正常情況下來說,應該早就醒了,但是柯景到現在還沒醒過來的跡象,這種情況不排斥是病人本身不想醒,畢竟在救治過程中病人的求生意識就不是很強烈

醫生走了之後,文辛輕輕的勾住柯景的小拇指,原來就骨節分明的手,現在就好像只是骨頭外面包著一層皮,一點生氣都沒有

「小景,哥哥錯了,你別生哥哥氣了,好不好?我向你保證你醒過來以後我們就還住在一起,我也不和其他人走的近了,好不好?」

柯景原本在夢裡是不想醒過來的,在夢裡他和爸爸媽媽過得很好,爸爸媽媽很愛他,會陪她去遊樂場,會給他買小蛋糕,會輕輕的牽住他的手送他去上學,可是,他聽到有人在叫他,已經連續好幾天叫他了,絮絮叨叨的說一堆話,讓他醒過來說他會永遠愛着他

「哥…」

文辛攥着柯景的手在想晚上要不要給他換一種流食,這重口味已經吃了好幾天了,突然被一聲有些劈叉的聲音叫了回來

「醒了…小景,你終於醒了」

「嗯」

柯景慢慢的坐起來,揮手拒絕了文辛的幫助,不動聲色的抽出來被文辛攥住的手指,文辛也發現了這一小動作,趁着柯景行動不太方便,上去就重新把手握住

「哥,我已經沒事了,你還有工作,去忙吧」

柯景又想起來自己還在被拘留,就又補充了句「讓別人來看着我就行,不會跑的」

「不讓別人,我來守着你,行不行?」

「不行」

柯景回答的十分乾脆利落,這也是文辛第一次見到態度那麼強硬的柯景

「哥,你以後…以後就別來了,你看到了,我現在和一個廢人沒什麼區別,甚至比廢物還廢物,靠偷東西獲取別人關心的垃圾,所以,一會兒你出門之後就當不認識我就好,我也不會去打擾你」

「我在這裡守了你那麼多天,你才醒過來就趕我走?」

「哥,我是在求你走,我求你了,你走吧」

文辛沒說話,眯了眯眼睛上去給了柯景一巴掌,力度不大,他知道柯景現在經不起任何的磕碰,更別說是一巴掌

「我不走,我就是賴這裡了,誰都別想趕我走,你要是再趕我走,行啊」

文辛環顧了一圈,走到窗戶旁邊

「你要是再趕我走,我就從這裡走,這他媽的十一樓,我從這裡走,行不行!柯景!」

柯景把頭轉過去沒說話,文辛看床上的人就沒搭話,心裏越加害怕,他情願那人大哭一場或者大鬧一場,總比現在黔默不言的好

「小景」

文辛繞到柯景面前扳住他的腦袋,盯着他的眼睛

「小景,我承認是我錯了,我承認半年前得分手我有賭氣的成分,我想着和以前一樣,你哄哄我,我就回來,可是我錯了,我不應該一直讓你妥協,讓你為我讓步,忽略了你的創傷和害怕,以後你不用偷東西,不用自殘我都會關心你,愛你,我到死亡的前一秒都會愛你,所以,小景,讓我回來好不好?」

「不好」

柯景聽完這一大段話並沒有多麼高興,反而掙脫開文辛的束縛

「哥,我的佔有慾會永遠存在,我始終接受不了你和任何人走的近一點,我知道這樣的我很卑劣,可是我沒辦法,我需要始終確定你是我的」

文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柯景打斷

「哥,我也承認我還愛你,我也知道哥很愛我,但是並不是相愛就一定要在一起的,我們倆個人如果在一起,和以前並沒有多大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角色對調,你變成了小心翼翼的那個人,我變成了肆意妄為的那個人,哥不可能永遠待在家裡,我也不想哥因為變成這樣」

「小景,不會的,你相信我,你…」

柯景搖搖頭,目光獃滯的看向窗外,有一隻鳥兒飛到窗台上,往屋子裡看了一會兒,竟然奔奔跳跳的闖了進來,剛巧一陣風吹過,窗戶落鎖關上了,小鳥急得撞窗戶都出不去,滿屋子亂飛,最後還是文辛把窗戶打開,小鳥才飛走

「哥,我們回不去了,也出不去了,就停在這裡吧」